首页 >> 秋之回忆 >> 秋忆感悟 >> The third birthday - 陵祈,欢迎回来

The third birthday - 陵祈,欢迎回来

发表于:15-09-21 | 来自于:秋忆感悟

阶上,轻轻的喘着气


“哥哥,那个保育院,是你投资的吗?”
“……是又怎样?”扉静静的望着窗外,从这里看着那个自己集资建成的乐园。
“我只是觉得,这是我哥哥建成的,那些孩子们,一定能够从哥哥这里得到幸福的生活的。我感到,很骄傲!”市子大声的喊了出来。
扉难得的露出了微笑。


这里,是哥哥想投资修成保育院的地方。
这种地方,哥哥会允许它被鲜血所玷污吗?而且,还是世间最罪恶的鲜血?
不,不可能!!
除非,那天,那天,还有那天,我看到的微笑,都是假的!
不,这绝不可能的。
市子打了一个冷战。她尽力想把这些念头从脑海中赶出去,然而,她做不到。
所以,她又开始了寻找。她继续寻找着能帮助她止住冰冷的证据。
只是,她并没能找到阳光。当太阳缓缓地从海上落下,黑暗,笼罩了整个仓库。
也包括,市子。


“祈老师,您怎么了?”
“啊,小圆啊,没事,老师只是……只是有点累了。”祈笑了笑。
“啊,是小圆不够乖吗?果然小圆不是乖孩子……”
“不不不,小圆很乖呢,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老师提醒呢。老师只是,昨晚没睡好而已,回去睡个觉就好了。”祈宠溺的摸了摸小圆的头。
“哦,另外,祈老师,我好想念一蹴老师啊,我好想再和他一起玩球啊。”小圆纯真的脸看着祈。一蹴去世后,保育院选择对孩子们隐瞒了这一事实,希望能保持着孩子们童年纯洁的心。
“……明天,我来陪小圆玩球吧,祈老师可是不会输给一蹴老师的哟。”祈强行挤出一个笑容。
“那么,约好了哟。”
“嗯,约好了。”
“祈老师再见!”得到祈约定的小圆兴高采烈的向祈挥手道别——祈下班了。
“嗯,小圆再见。”
祈很快转过了头——她不想自己的学生看见自己那张悲伤到空虚的脸。

“祈,看招!”
“哇——一蹴,你太过分了!”
“哈哈哈哈,小圆,你看你祈老师是不是很笨哪?”

“那个,祈,你等我一下。”
“嗯,咦?这束花是给谁的?”
“笨蛋,当然是……给你的啦!”
“啊,一蹴,突然就这样,好过分哟~”
“嘻嘻,呼扭,最喜欢一蹴了。”
……
……

祈漫步在千羽谷的大街上,心如刀割。
千羽谷,她太熟悉了。每一个角落,每一家店铺,她几乎都去过——和一蹴一起。
“呐,一蹴,绿一色今天又推出了新的中华肉包哦。”
“啊,一蹴,那顶帽子一定很适合你的。”
“一蹴,那边的土豆在促销哟,今晚就做你最喜欢的土豆烧肉吧。”
“呜呜呜……一蹴……”
“呜哇哇哇——”
祈根本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,开始嚎啕大哭起来。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,她不想再回忆起来。就像陷入了泥沼中,无法自拔。
她跑了很久。等到周围的景色终于不再是一家家热闹的店铺时,她也终于跑不动了。
于是,祈抬起头来,想看看自己到了哪里。
她突然感觉双腿一软,整个世界都开始旋转。
近处,是一个白色的老教堂。
远处,是一蹴的坟墓。
在他的坟墓旁,撑着一把黑色的伞。一位灰色头发的男性,正站在那里——飞田扉。
眼前的世界变模糊了。
不是泪水,而是雨水。
下雨了。

扉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前来的。他站在一蹴的墓碑前,眼睛却看着那白色的教堂。
他蹲下来,用手刨开了墓碑前的一捧土,然后将什么东西放了进去。
雨突然间就下了起来。就像早有预料一般,扉撑开了一把黑色的伞。
湿漉漉的长发撘在祈的脸上,看不出她的任何表情。她只是一步一步的,走向扉。
“哼,如果当初我没有,就不会被这个蠢女人缠上了吧。”扉只是淡淡的向墓碑说着
扉抬起头,直直的看着祈。
“我不杀你,是因为罪已经由他还了。看着里奈的份上,我留你一条活路。”冷冰冰的声音响起,回响在漫天的雨水中。
“滚开——”祈发出一声厉啸,把扉一把推开。
“杀人犯来看死者,这真是讽刺呢,哈哈哈哈——”凄凉的笑声几乎传遍了小山坡的每一个角落。
扉再度发出一声冷哼。
“飞田先生,那个冬天的事情,你还记得吗?谢谢你,你让我又想了起来。”
“真的,很谢谢你。”
说罢,祈就转身离开了。
扉看到,祈随手丢下了一个东西——那是一个纽扣。
扉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,发现胸前的第二颗纽扣被扯掉了。
“蠢女人蠢起来,果然非同凡响。”
扉把那颗纽扣放在了墓碑前的空地上,也转身离去。

“八月十日,鹭泽小姐和往常一样,下班之后去射击俱乐部,然后买菜回家,做一大堆饭菜。不过,她的精神已经趋于正常,不再那么触景伤怀了。”
下午,森未来写完了昨天的报告。
说是报告,只不过是对鹭泽小姐每天生活状态,以及活动地点的一个描述,不过头儿好像对此颇感兴趣。
真是,许久没有帮头儿做事了呢。
“求求你,不要拿走那些瓶子,这是我下周的食物,大叔,求求你……”
“哼,小鬼放手,小心我揍你。”
少年死死的拽着那个破麻袋。
“看来不给你点教训,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吧。”大汉卷起了袖子,杂乱的胡子在风雪中飘动,像一个雪怪一般。
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,少年就被打得鼻青脸肿,倒地不起了。
“嗯……这么多瓶子,应该足以支撑一个月吧,”大汉冷笑了一声,“居然说是下周的,这小子胃口是有多大,还不老实。也罢,废物的资格就是躺在地上,哈哈哈哈——”
“砰”的一声,大汉突然就倒地了。
少年举着垃圾桶盖,大口的喘着气。
“我……不是,废物……”
“那些瓶子,我要拿来买一台电脑!”
“这样,我就可以听那个曲子了!”
“你根本就不明白!那首曲子,那位被称为‘钢琴界的新星’的少女,所弹的那个曲子,我就是为了那个而活着啊!”
少年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,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。
这时,有一个黑衣人映入了他的视线。
“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黑衣人冰冷的声音回响在小巷里。
“以后,不需要担心吃的问题,”看着少年审视的目光,黑衣人平静的答道,“也能有一笔收入,一笔足以让你买唱片的收入。我只是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。”
少年低头不语,只是看着眼前的麻袋。
终于,他站了起来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“真是的,我居然会梦到那天的事情。”
不经意间,森未来趴在桌上睡着了。等他醒来时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
难得今天有空,就出去走走吧。森未来突然感到一阵胸闷,不禁产生了散步的念头。
夏日的阳光倾泻在千羽谷的街道上,走在街上只能感受到一阵又一阵的热浪。森未来马上就后悔了——这么热的天,出来干嘛啊?
这时,远处一阵琴声传来,吸引了森未来的注意力。
“这曲子……嗯,没错,就是《少女的祈祷》,也不知是何人所弹。”森未来有个兴趣,就是很喜欢听钢琴曲,因此对名家名曲,还有些了解。
然而,森未来却越听越惊,因为这曲子的弹奏手法,他无比的熟悉。
是她!
竟然是她!
那位“钢琴届的新星”!
他循着琴声而去,来到了一所保育院。
这,这不是鹭泽小姐工作的地方吗?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工作。
站在门口,远远望去,在那透明窗户的另一边,有一个长发女子正在投入的弹着钢琴。
鹭泽小姐!
森未来的内心顿时掀起了一道巨浪。


祈每天都要回家做饭。尽管家里就自己一个,但不做饭,自己的内心始终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。
祈也习惯了邻居未来过来蹭饭的日子——这些饭菜,浪费了也是可惜。
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祈发现这个邻居挺有意思的。和普通的上班族一样,他也是早出晚归。和一蹴一样,未来也很擅长照顾自己,家务活也都是自己干。但不太一样的是,他平时总是穿着一身休闲服——一般的上班族通常都是西装革履。而且,未来也是一

标签:

关于《The third birthday - 陵祈,欢迎回来》的相关评论: